皇冠正网客户端:前代理商举报酒鬼酒陷“甜蜜素风波”

黄山新闻网/2020-02-05/ 分类:黄山快讯/阅读:

被封存在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堆栈里的老酒鬼酒。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洪克非/摄

前代理商屡次举报酒鬼酒公司,此间不光有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的谜团,更波及层层纠葛的所长关系。

2019年年底,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酒鬼酒公司”)遭遇举报:前代理商石磊称,2012年向酒鬼酒公司购买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被添加了甜蜜素(环己基氨基磺酸钠)。随后,酒鬼酒发出书记,称从未向54度500ml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双方各执一词。湖南省市场监督解决局发布书记,湖南省食品质量监督考试研究院于2019年12月24日至25日对长株潭市场上销售的酒鬼酒相关产品进行了专项抽检。经考试,抽检的30批次酒鬼酒均未检出甜蜜素,符合标准。而湘西州市场监管局方面就代理商石磊举报其库存的近5万瓶酒品检出甜蜜素一事,正式作出回答——不予受理。

1月10日上午,已从北京回到长沙的石磊,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讲演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为何举报

从“塑化剂”(2012年11月19日,有媒体报道,经检测,酒鬼酒中的塑化剂含量为1.08mg/kg。受此变乱影响,酒鬼酒耐久停牌)到“甜蜜素”,酒鬼酒又一次被卷入风波。

2019年12月中旬,酒鬼酒公司“54度500ml老酒鬼酒”总代理、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以下简称“来今雨轩公司”)法人代表石磊实名举报称,其堆栈里封存了5万瓶酒鬼酒,被检出添加了“甜蜜素”,“不敢流向市场,酒鬼酒又不肯补偿损失”。

其公司职员刘慧玲讲述记者,当年进货的数额高达12万多瓶,在事发前,该产品已经大量流入市场。她还向记者展示了各类进货单据等凭证。据石磊介绍,2012年,他名下的来今雨轩公司与酒鬼酒公司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由来今雨轩公司代理销售54度500ml老酒鬼酒,结算价为238.8元/瓶,最低批发价为439元/瓶。

该项合同约定,酒鬼酒公司向来今雨轩公司提供质量合格且不变的产品,并担保产品符合国家规定的质量标准。若在销售中浮现酒质问题,酒鬼酒公司应负责跟踪调查从事惩罚。如确因酒鬼酒公司原因导致的质量问题,由酒鬼酒公司负责,由此发生的法律责任、损失及费用由酒鬼酒公司承担。

尔后,来今雨轩公司向酒鬼酒公司支付了3000万元酒款,酒鬼酒公司则按238.8元/瓶提供了12万余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

2016年4月,来今雨轩公司的分销商持含有甜蜜素的检测陈诉来找公司反映,老酒鬼酒存在造孽添加甜蜜素问题,并要求退货。接到投诉后,来今雨轩公司对经销商的退货要求进行协商从事惩罚,并多次向权威机构提请检测;此中两次将封样样品、库存产品向国家食品质量监督考试中心申请检测,一次向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检测。

石磊出示的3份国内有检测资质的机构对54度500ml老酒鬼酒的检测成效,均表现酒内含有甜蜜素。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2016年5月4日《考试陈诉》表现,送检样品黑酒中的甜蜜素测定值为0.384mg/L。国家食品质量监督考试中心2016年8月3日《考试陈诉》表现,甜蜜素测定值为0.36mg/kg;该中心2019年8月29日《考试陈诉》表现,甜蜜素测定值为0.344mg/kg。

为了证据保全,他还向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公证处申请公证。暗地材料表现,甜蜜素属于非营养型合成甜味剂,甜度比黑糖高40倍,过量摄入会对人体肝脏、神经系统造成危害。2019年12月26日上午,湘西州市场监督解决局副局长张皓向记者明确回应:黑酒中是不能添加甜蜜素的。

法院判令退货退款

石磊称,在2020年春节前暗地举报此事,是历时多年走完法律办法后的不得已之举。他说,与酒鬼酒公司方打仗后,其负责人拒绝了补偿要求,并告知,“可以去打官司”。

2018年11月13日,湖南省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闭庭审理来今雨轩公司与酒鬼酒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来今雨轩公司哀求法院判令酒鬼酒公司就未销售的125509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蒙受退货,返还购酒款2997万余元,并补偿因其违约造成的损失2512万余元。该公司聘请的二审诉讼代理人、律师王丽丽表示,要求补偿损失是依据合同,因为“如果没有质量问题,花巨资购入的酒,必然会有利润”。

酒鬼酒公司当庭表示,愿对来今雨轩公司残余的2012年出产的老酒鬼酒按238.8元/瓶的价格予以召回,具体以被告实际退回的数量予以结算。

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来今雨轩提交的两个检测机构出具的3份《考试陈诉》是被告单方面委托作出的检测,亦不能证明样品即为涉案产品,该院不予采信,裁决酒鬼酒公司收到来今雨轩公司退货后三日内将货款退还,并采取来今雨轩公司其他诉讼哀求。

尔后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二审的过程中,来今雨轩公司向法院申请对涉案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鉴定,但未获得支持。

庭审中,酒鬼酒公司称,在一审中同意退货,并非对来今雨轩诉称产品质量问题的自认,“2012年产生塑化剂变乱后,酒鬼酒公司本着对广大消费者及客户负责的态度,对于2012年出产的产品,如经销商存有疑虑,酒鬼酒公司母公司同意采用召回方式予以退货。2015年9月,来今雨轩公司也向酒鬼酒公司退回了28670瓶涉案产品。酒鬼酒公司母公司同意蒙受来今雨轩公司的退货诉求,是塑化剂变乱后确定的退货政策,并非对产品质量问题的自认。”

2019年10月2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采取来今雨轩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来今雨轩公司申请对涉案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鉴定,“但来今雨轩公司已就该部门产品提出退货,酒鬼酒公司也已经同意退货,鉴定已无需要,故对其鉴定申请不予应承”。

2019年12月13日,石磊接到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来电通知称酒鬼酒公司申请执行,要求来今雨轩公司退还堆栈内的5万余瓶酒。随后,石磊公司的诉讼代理人到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关于酒鬼酒供销有限公司无权申请执行的法律意见书》后,逼迫执行暂缓。

亲密伙陪撕破脸

记者了解到,来今雨轩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石磊与酒鬼酒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此前酒鬼酒公司多任负责人都与其合作,策动、营销、市场推广,一些甚至有称兄道弟的交情。而如今,双方针尖对麦芒,从产品质量、常识产权到债务纠纷,官司一打便是3起。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黄山新闻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 Copyright © 2002-2019 黄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